•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生活随笔

说说那些意想不到的温暖

时间:2021-02-15 20:41:34   作者:庆少年   来源:www.aronteng.com   阅读:159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我怎么能忘记,在寒流肆虐的初春,我曾经靠在一个人的怀里,满怀信心的流着泪,满怀信心的伸出手去拥抱那些不期而遇的人。2005年,我们的春天比冬天冷,我丈夫最信任的副总统带着大笔的钱逃走了。公司终于没有退路了。还清所有债务后,我们悄悄搬到城外一个简陋的出租屋,转到附近的学校。搬家的第......

我怎么能忘记,在寒流肆虐的初春,我曾经靠在一个人的怀里,满怀信心的流着泪,满怀信心的伸出手去拥抱那些不期而遇的人。
2005年,我们的春天比冬天冷,我丈夫最信任的副总统带着大笔的钱逃走了。公司终于没有退路了。还清所有债务后,我们悄悄搬到城外一个简陋的出租屋,转到附近的学校。

搬家的第一天,我就知道了隔壁女人的恶毒。女儿的狗三三刚跑过她家门口,她就尖叫,喝酒,骂,追。女儿本来要很努力的,被我抓住了。

女儿放学回来,叹了口气,说恶女在他们学校当清洁工,恶女的儿子成了她的同桌。我告诉女儿小心别惹他们。

墙太薄了,我受不了。经常听到她骂人,骂小狗,骂儿子。门前废弃的花池里全是她倒的污水。我说了两句,她的脸比以前更难看了。但是,从债主们蜂拥而至的那一天起,我已经习惯了冷着脸,听着恶言恶语,不在乎再多忍受一个恶人。

但是隐忍并没有带来和平。每当她看到三三的影子,就会大发雷霆,几次来找我,要我把狗卖掉。我受不了了,把她赶出去了。世界上所有的恶人不都有弱者的空间吗?

一天下午,一个邪恶的女人下班了,脸上伤痕累累,看到我就扭过头去,但是喉咙里全是重重的抽噎声,这么霸道的女人会遭罪?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快感。你真邪恶。世界上比你差的人多着呢!

女儿晚自习回来,和一个恶妇的儿子谈笑风生。我更惊讶了。她已经很久没有笑了,而且因为那个邪恶的女人,她从来没有和这个同桌说过话。今天发生了什么?男孩哼着歌走进房子。毕竟他还是个孩子。有这样一个坏脾气的母亲,他还能唱歌。我叹了口气。老公敏感的抬起头,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悲伤。
看到老公,才知道一夜之间变老是真的。他每天都泡在酒里,面对女儿的劝说总是沉默。我们的日子从头到脚都浸泡在冰冷潮湿的灰色中。

终于有一天晚上,他说他不想活了。我和女儿哭了。他把我们推开,冲了出去。隔壁的门咣当一声开了。邪恶的女人凶猛地站在丈夫面前。脸被打了两巴掌,唾沫星子飞溅,骂:“你个死男人,早就想揍你了。我整天只喝酒抱怨。现在我想出了一个羞辱人的新把戏。”呸!”灯光照在她又黑又胖的脸上,眼睛像刀子一样锐利。

老公在院子里呆到很晚,那个邪恶的女人半夜坐在门口,好像准备打架。第二天,老公悄悄出去求职,心平气和的接受了一份底薪很低的工作。说实话,我很感激那个邪恶的女人。

半个月后,老公要出差了。他告诉我不要轻易出门。他还告诉我不要忘记后天是我女儿的生日。女儿说要请同学吃蛋糕。老公如释重负的笑了笑,孩子终于不自卑了。在帮他收拾东西的时候,我发现了一堆债务清单。老公骗了我,我们还负债累累!

我悄悄把老公送走,开始到处找工作。我在街上遇见了我丈夫的一个朋友,丁总。他劝我不要着急,把找工作的事交给了他。他愿意尽最大努力帮助我。他尝到了冰冷之后,他的热情差点让我哭出来。我给了他我的地址和电话号码。

第二天丁总来了,看着那个往花池里倒脏水的恶女,看着我们那破破烂烂的茅屋,他难过得满脸都是,说我好委屈,他一直喜欢我。看着这张混水摸鱼的脸,我气得手脚冰凉,开门下了逐客令,三三也冲他吼。他把小狗踢开,笑着俯下身:“只要我说一句话,那些债主就会过来把你生吞活剥了。”

突然,恶妇像个男人一样吼了进来,双手抹了一大把肥皂沫,抱起瘦小的丁总,轻而易举地扔进了污水池。浑身脏水的丁总滚爬上奔驰,迅速消失。我放声大笑,这是公司倒闭以来第一次。

那恶妇还坐在大盆前,用力搓着被子,阳光温暖,若无其事。

丁始终没有放过我,第二天一早债主们就陆续来了。本来他们还有点礼貌,现在看到我一个人,越是放肆的威胁辱骂。我反复解释过我们会还的债,但是请给我一点时间,他们就是不听,甚至有人开始这么做。看着扔在地上的蛋糕,我差点想跪下来哭,但突然明白了那晚老公的脆弱。太难了,太难了,真的不想活了。我的心绝望地哭了。

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恶妇来了!她挥舞着菜刀,卷起袖子,头发炸得乱七八糟:“你们这些狗东西,他们说不会赖账,不会。现在他们没钱还你了。你必须强迫这个女人去死。先来跟我打!”她突然一把抓住一个秃子,扬言要砍他,我连忙一把抓住。这一幕震惊了所有的债主,他们蜂拥而散。

突然女儿冲过去抱住了恶妇,哭了。女儿哭着断断续续的说起前几天的事。她不在学校时被这种秃顶挡住了。她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挽着胳膊说她爸爸欠他好多钱跑了。现在她要还债了。当时恶妇正在学校门口清理垃圾,然后拿着扫帚扑到学校门口,和那个男人打了一架,那个男人被打跑了。女儿怕我们担心,求她保守秘密,但她因此被辞退,后来去工厂当搬运工。难怪我看到她表情怪异,她那天的窒息和她受的伤,都是为了保护我被欺负的女儿!

多少天我藏着眼泪,这一刻我信心满满的摔倒了。她慌了,低下头,张开双臂,紧紧地拥抱着我们。松散的头发又硬又硬,好像每个人都不屈不挠。强壮的身体出汗了,温暖地烤着我们。我和女儿在她怀里,哭得很开心。
后来我才知道,她老公是个煤矿工人,在一次水灾事故中没有活下来。她和儿子一个人住,很苦,经常无缘无故生气。女儿说,怪不得你经常骂三三。她粗声粗气地笑了。我叫徐三三。如果养一只小狗,也叫三三。怎么才能不生气?小狗围着她玩,她无奈的抱起它。女儿笑了,马上给小狗改名为春天。

一个月后,公安局通知我们,副总统被捕,钱全部追回。我们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哭了。楼主一把火急火燎的追上我们,说平时对我们照顾不够。他还命令儿子跑到一家小商店,给我们买了一个鞭炮,并把它放好。隔壁门锁着,徐三三还没下班。

“我们要搬家了,”她女儿脸红着说。她受不了这个小院子,也受不了那个凶姨徐三三。她想和这个女人做一辈子邻居。徐三三笑骂女儿傻。其实我心里并没有这个傻念头。我怎么能忘记,在寒流肆虐的初春,我曾经靠在一个女人的怀里,满怀信心的流着泪,满怀信心的伸出手去拥抱那些意想不到的温暖。


标签:那些  不到  温暖  说说  想不  
相关评论
关于我们 - 版权隐私 - 网站地图 - 积分商城 - 我要投稿 - 有奖征文
Copyright © 2018-2025  龙腾文章网 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