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生活随笔

旧年葬

时间:2020-03-07 10:08:22   作者:深水微澜   来源:www.aronteng.com   阅读:40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今年没有轰轰烈烈的大雪,一次装腔作势的鹅毛飘落,赢得了诸多称赞和期待,待夜幕降临,人们熟睡,它又悄悄揭了面具,蹑手蹑脚的离开了,全然不顾那漫天的失望的指责和怨言。一次借着冬风的势,敷衍着撒了些许盐粒似的晶点。又或者认认真真的下着,却没有留下一点存在的痕迹。地上的暖气把一切都化成水......


今年没有轰轰烈烈的大雪,一次装腔作势的鹅毛飘落,赢得了诸多称赞和期待,待夜幕降临,人们熟睡,它又悄悄揭了面具,蹑手蹑脚的离开了,全然不顾那漫天的失望的指责和怨言。一次借着冬风的势,敷衍着撒了些许盐粒似的晶点。又或者认认真真的下着,却没有留下一点存在的痕迹。地上的暖气把一切都化成水抹去了。终于,一年到了年终,也没有出现往年的冰天雪地的厚重的壮观景象,也没有厚厚的暖映着众人喜悦的笑脸。老人从灰蒙蒙的天边远处走来,带着饱经风霜的双鬓白发,依旧是那笑,辨不出是童稚或伪装的假。有人说他庸俗物质,一分一厘也要同儿女计较,也有人说他伟大,一个人拖着后半生给了孩子双份的爱,在孤独中依旧双眼含笑。他一边贪恋着咀嚼着悠闲的剩余日子,一边又认真固执的大吼着老天赐予的苦难。杨絮飞了满天,枯叶堆了遍地,太阳把地面晒得似焦炭,又撤走所有光线和温暖,大地印下老人一个又一个脚印,深深浅浅,是雨是风,都收藏了老人的喜怒哀乐,不管世人如何冷眼,一座老房子推到了又重建,两家人轮流转,只那块土地还记得老人的生平事迹。


冬日苍苍,天地无色,再没有力气去降一场突如其来的惊喜。迟暮的哀叹,潜藏在那双看透人心的狡猾的双眼之下,也许本该平凡,本是平凡,尝过多少种食物,品过多少种人间冷暖,见证了怎样的人事变换,躲不过一支支燃着的烟,灭了又复燃。在深夜听着老旧的戏曲,咿咿呀呀声音大的惹心烦,站站走走停停,望望这天,一日又一日数着天数过活,什么时候该走了呢,去赴那一场一生一世相约的誓言,曾经某个人在最好的年华里,笑靥如花,盛开在他心华,如今在天上可安好了吧,没有尘世的烦累,没有这恼人的孤独。都说养儿为防老,却没防得住世事无情啊,还有什么渴求呢,吃住不愁,风雨无忧,儿女又在眼下,还渴求什么呢?耗尽了最后一丝挣扎,他放下了所有,是悲哀是快乐,都没有能再困扰住他。是彻底的放下,在一个平淡往复的日子里,他抛却了着这一世的辛苦,去追寻身后的荣华。一场葬礼,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,需要怎样的操劳,需要多少预算,需要多少人情往来,他都不管不顾了,包括那个他一手带大的从下没了妈的可怜的孩子,或许这也是一种解脱,没了三天两头的病痛,没了不孝儿女来烦心,没了喘不过气来的油尽灯枯的恐惧感。他走的很安然,这是子孙们唯一的安慰了吧。哪怕在我看到了他的身后事处理时遇到的种种不愉快,起码他这一路走的沉情又安稳,孝的庄重又风光,他若泉下有知,应该宽心了吧……


我见过嬉嬉闹闹的葬礼,我也见过不见新人笑的连理,毕竟这世界,总是大人们的思维主宰着的,仪式和流程,一切按理成章,假哭已成了众人的常表演的戏码,只有这时。大人无一不是最精彩的演员,哭天喊地的声音里,只有碑前几个泣不成声的身影,被现实的巨大悲痛砸下,情绪像被引燃的火线,醒悟过来便一下子崩溃,开始拼命想挽留至亲的离去。观礼的人散去,宾客零零散散的离开,这半个月的操劳紧张终于有了尽头,至于下一地的残羹冷炙,杯盘狼藉。一个个带着面具的獠牙恶魔餍足的离开了,又在琢磨着,下一场闹剧又该去哪家表演。


前夜半空盛放的礼花,你看到了吗?那是你生活过的这个世界为你最后的礼赠,披麻戴孝,长街挽歌,一姓两悲,双鹤引路,子孙一路送行,我亲爱的爷爷,愿你在天堂拥有所有的善和美好,愿你一世幸福,一世安康。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若人间喜乐,盛世平安
相关评论
关于我们 - 版权隐私 - 网站地图 - 积分商城
Copyright © 2018-2025  龙腾文章网 . All Rights Reserved